<tbody id="j4oom"><center id="j4oom"></center></tbody>
    <dd id="j4oom"><noscript id="j4oom"></noscript></dd>

    <dd id="j4oom"><track id="j4oom"><video id="j4oom"></video></track></dd>

    <nav id="j4oom"></nav>
    <em id="j4oom"></em>

      1. <th id="j4oom"></th>
        首頁 -> 新聞中心 -> 云計算 -> 正文
        10年云計算行業,站不穩一個盈利巨頭?
        2021-11-18

        最近,云計算行業并不算平靜,尤其是在頭部陣營。

        10月下旬,阿里旗下半導體公司平頭哥推出首款自研服務器芯片倚天710,在云計算底層基礎領域不斷深耕;11月8日,迫于美國限令,傳聞許久的華為出售X86服務器業務出售,正式塵埃落定。

        兩大頭部廠商的一進一退,讓本就熱鬧非凡的云計算市場更增添了不少未知。但可以肯定的一點是,無論是阿里的芯片自研成功,還是華為被迫出售,都是基于自身戰略需要所做的決定,目標都是在云計算領域尋找更佳站位。當然,包括騰訊云、京東云等玩家也在展開布局。

        那么,經過10余年的混戰,中國云計算市場現狀如何?阿里、騰訊、華為等玩家各自又有何優劣勢?

        一超兩強領跑,云計算仍虧損

        2006年,亞馬遜第一次將其彈性計算能力作為云服務售賣,標志著云服務作為新的商業模式正式誕生。

        彼時的國內尚沒有云計算的概念,國內真正首次出現云計算服務,要追溯到2008年的阿里。阿里巴巴極速發展的電商業務面臨大量數據處理而帶來的“腦力”危機,傳統的IT基礎設施難以撐起龐大的數據洪流處理,新的數據處理系統刻不容緩。

        當時,阿里巴巴的IT架構十分依賴IOE,但這顯然已經不能滿足海量的計算需求。于是在2008年,阿里巴巴發起了著名的去IOE行動,在阿里巴巴的IT架構中,去掉IBM的小型機、Oracle數據庫、EMC存儲設備,代之以自己在開源軟件基礎上開發的系統——飛天(Apsara)系統,目標是將全球數百萬臺服務器連成一臺超級計算機,任何企業、機構和個人只要聯網,就能獲得即開即用的強大計算能力。

        到2009年9月10日,阿里云在阿里巴巴成立10周年的日子誕生。

        不過稍顯遲鈍的騰訊,彼時并不看好云計算業務。2010年,中國(深圳)IT領袖峰會上,主持人問BAT的掌門人,如何看待云計算?馬化騰表示:它是一個比較超前的概念,可能你過幾百年、一千年后,到“阿凡達”時代,那確實有可能,但現在還是過于早了。

        作為BAT三巨頭之一的百度,也持有類似的觀點。但最終,沒有人能逃過真香定律,隨著時間的推移,互聯網巨頭在云計算領域再次聚首,當然,華為、中國電信、京東等“云玩家”也先后加入了戰局。

        根據中國互聯網協會發布的《中國互聯網發展報告(2021)》顯示,2020年云計算市場保持高速發展,整體市場規模達到了1781億元,增速超過33%,其中公有云市場規模繼續擴大,但增速放緩,預計到2030年將超過2000億元。私有云的市場規模也同樣持續擴大,增速平穩,去年達到了791.2億元,同比增長22.6%。

        云計算市場的繁榮,一方面源于技術的進步,另一方面也得益于政策的驅動。2020年8月,國資委印發《關于加快推進國有企業數字化轉型工作的通知》,明確提出要加快國有企業上云步伐。在更早的2018年,工信部就發布了《推動企業上云實施指南(2018-2020年)》,提出了企業上云的工作目標,到2020年,云計算在企業生產、經營、管理中的應用廣泛普及,全國新增上云企業100萬家。

        在這一形勢之下,全國各地近年來陸續開展“企業上云”行動,推動一大批企業上云。例如,截至2019年年底,江蘇上云企業超過35萬家,浙江上云企業達到37.78萬家。除了政策層面的支持,新冠疫情也刺激更多企業意識到作為數字化、智能化基礎的“上云”,“上云”主動性大幅提升。

        “云一定是未來的趨勢。全面云化勢不可擋,云將是 ICT 產業的未來,是每個企業數字化轉型的底座。”余承東曾如此表示。Gartner一組支撐數據顯示,到 2025 年,企業傳統數據中心將關閉 90%,全球企業云技術使用率將達 100%。

        持續熱潮之下,云計算市場陣營逐漸分化。數據顯示,從IaaS、PaaS和SaaS三個細分行業來看。中國公有云IaaS廠商集中度較高,阿里云、華為云、騰訊云占據公有云IaaS市場份額前三,占比分別為40.6%、11%、11%,位于中國IaaS代表廠商的第一梯隊。從PaaS細分市場來看,排名前五的廠商分別是阿里云、騰訊云、天翼云、華為云、AWS以及金山云,占比分別為37%、13%、10%、5%和5%。從SaaS細分市場來看,2020年H1我國企業級SaaS主要以金蝶、用友、Salesfroce、騰訊、SAP為主,其中金蝶市場份額為5.8%,用友比重為5.3%,騰訊市場份額為2.6%,SAP市場份額為2.6%。

        不過,雖然市場空間遼闊,玩家布局也漸趨穩定,但虧損問題依然是行業性難題。以絕對的頭部廠商阿里來看,其2021年3季度云計算業務收入大增60%至148.99億元,但經調整EBITA為虧損1.56億元,結束了連續三個季度的正向盈利。

        已率先上市的三家中小云服務廠商陸續發布了今年二季度財報,也是清一色的虧損。2021年上半年,青云科技營業收入2.49億元,虧損達1.47億元;優刻得(Ucloud)營業收入15.06億元,凈虧損3.24億元;金山云虧實現營業收入39.87億元,虧損6.08億元。

        也難怪乎,李彥宏在百度云2020年的OKR中增添了利潤指標,“Robin(李彥宏)對百度云的要求就一點:扭虧為盈。”實際上,不只是百度,所有云計算廠商都在渴求云服務業務盈利。

        因此,可以看到國內云服務廠商顯然與AWS云服務部門動輒數十億美元盈利能力,完全不可同日而語。究其原因,還是在于國內廠商的業務構成所致,這也是以阿里、騰訊、華為為代表的國內云服務廠商業務,多集中于IaaS層提供最為基礎的服務功能,這直接導致了盈利能力的硬傷。

        生態與服務是未來

        從2010年到2012年,是阿里云最艱苦的三年,由于沒有作出成績,連續幾年阿里云團隊都面臨著外界的壓力,甚至一度傳出“阿里云要被撤掉”的消息。

        但認定方向的馬云,卻認為這是一個值得投資的賽道。2011年,馬云在內部講話中稱“每年給阿里云投10個億,投個10年,做不出來再說”。2015年,阿里集團宣布向阿里云戰略增資10億美元用于在全球加速部署數據中心,而當年阿里云的收入只有12.71億元。

        一個不可否認的事實是,雖然已經過去10年有余,整個云計算行業似乎仍沒有度過投入期,持續的虧損仍然盤旋在行業上方。

        云計算,本質是一種To B綜合性服務的統稱,按客戶部署方式分類,云計算可分為公有云、私有云及混合云三類,按服務對象和層次劃分,可分為laaS、PaaS 和SaaS三個層次,如果說云計算扮演的是水電廠角色,那么,水電廠建造供水發電設施(IaaS服務),地產商設計建造水電線路(PaaS服務),裝修公司安裝電源插座水龍頭(SaaS服務)。

        這其中,阿里云、騰訊云與華為云多數聚焦于IaaS層,在 PaaS 層的工具銷售上,都采取與云搭售的模式,而這樣的業務架構,就決定了各大廠商之間底層硬件資源的高度同質化,也決定了IaaS產品的高度同質性。在產品使用功能相似的基礎上,價格成為影響IaaS廠商成交的主要因素,此前甚至出現過騰訊云一分錢中標廈門政務云項目、中國移動一元中標溫州政務云平臺等典型事件。

        為了獲取更多的市場份額,持續的價格競爭似乎就成為了必選項。據統計,截至2020年5月,亞馬遜AWS一共降價82次,此前在2013年12月18日,AWS、IBM和微軟Azure宣布進入中國市場,國內廠商紛紛降價予以回擊。盡管降價能夠在一定程度上獲取市場份額、擴大客戶規模,但頻繁的降價勢必會影響云計算廠商的盈利能力。2020年,蘇寧云、美團云先后宣布下線。

        當然,阿里、騰訊、華為等廠商為突破對于硬件邊際成本的追求,正在通過尋找差異化競爭優勢改變這一現狀。比如服務器自研芯片,不久前阿里巴巴旗下半導體公司平頭哥推出自研云原生處理器芯片倚天710,該芯片針對云場景的高并發、高性能和高能效需求而設計,將領先的芯片設計技術與云場景的獨特需求相結合,基于最新ARMv9架構,內含128核CPU,主頻最高達到3.2GHz,能同時兼顧性能和能效比。

        而更早之前,華為即推出了鯤鵬920服務器芯片,該芯片是華為基于ARMv8指令集研發的高性能服務器處理器,7nm工藝,最多64核心,支持8通道DDR4內存及PCIe 4.0協議,相比競品內存帶寬提升了46%,網絡帶寬提升4倍。基于此,華為還推出了TaiShan服務器適合為大數據、分布式存儲、原生應用、高性能計算和數據庫等應用高效加速,旨在滿足數據中心多樣性計算、綠色計算的需求。

        實際上,不止阿里和華為,騰訊和百度也在加速服務器芯片的布局,這一方面有對英特爾、AMD等核心供應商風險規避的意圖,另一方面也是出于基于各自業務現狀,提升計算能力和服務能力的需求。

        與此同時,“生態”也成為了云計算廠商頻繁提及的詞匯。

        從歷史上來看,阿里巴巴最早做B2B,后來做淘寶、天貓、支付寶,一直都服務于中小微企業,可以說是中國最懂中小微企業的科技公司,其核心優勢就在于對“水、電、煤”等基建商機的敏銳嗅覺,一直醉心于互聯網基建服務。

        騰訊云的突破口則在于其投資的多家明星公司的云服務合同,如滴滴出行、小紅書、斗魚……逐漸打開了局面,而且,騰訊還利用在游戲領域的技術積累搞定了大部分游戲公司,以此為突破口,將業務逐步推進到政務、金融、工業等領域。

        而華為則是從硬件切入,算是“半路出家”。但無一例外,上述云計算三巨頭都將目光投向了“生態”。2018年,華為云提出“黑土地”理念,即所有的應用都孕育、生長在云計算的土地上,隨后華為又先后提出“普惠云”、“智能體”概念;阿里方面,2019年6月18日,釘釘被并入阿里云智能事業群,一年后阿里云總裁張建鋒推出“云釘一體”戰略,為阿里云拓展了向上和向下延伸的價值,同時也是阿里云向PaaS層延伸的抓手;騰訊方面,設立SaaS生態計劃,以協助SaaS供應商的發展及促進企業客戶的數字化,并推出了企業應用連接器,實現橫跨不同SaaS產品的統一賬戶登錄及數據連通,使SaaS供應商更有效地開發及交付產品,同時協助企業客戶更好地協調多項SaaS解決方案。

        為了能將生態落實到位,2020年,阿里云宣布要在云計算領域投資2000億元,騰訊則表示要投入5000億,9月底的華為全聯接大會上,華為云CEO張平安表示,華為在“云”研發上的投資已超1000億人民幣……

        顯然,在實現盈利之前,與計算廠商的投入期還將持續一段時間,尤其是在云服務市場尚處于增量階段,各家的主要任務仍然是獲取更多的用戶訂單,而要實現這一目標,除了不斷增強基礎設施投資之外,構建生態、算力等差異化競爭優勢將至關重要。

        政務云巨頭爭雄

        滴滴赴美IPO以及之后的一系列風波,讓更多人關注到了數據安全的重要性。

        實際上,云計算的安全問題始終是外界對于云廠商的核心要求之一,而對于此項要求最為嚴格的當屬政務云,而恰好,政務云是整個云計算行業中最具潛力的細分市場。同時,對于云服務廠商而言,政務的G端是一個旱澇保收的市場,在這個市場上,盡管基于IaaS的盈利點依然低,但單量大,足夠穩定。

        因此,知名券商中信建投曾分析指出,云廠商的收入增長速度高于我國主流互聯網公司的增長速度,政企客戶正逐步接力互聯網客戶成為云廠商未來主要增長的驅動力。Frost & Sullivan的報告顯示,2019年,互聯網行業客戶的份額占比降到了三分之一,中國政務云則實現了高增長,政務云規模占比約為29%。

        更重要的是,這種高增長還將持續,國務院發展研究中心預計,至2023年政府和大型企業上云率將超過 60%。而艾瑞咨詢發布的《2020年中國政務云行業研究報告》預測,2023年政務云市場規模將達到1114.4億元,年復合增長率為20.6%。

        現在,這一趨勢又迎來了政策上的推動力。8月,天津市國資委《關于加快推進國企上云工作完善國資云體系建設的實施方案》,要求企業已部署在第三方公有云平臺的信息系統,租約到期日起2個月內全部遷移至國資云。此前,四川、浙江國資云項目建設都已開始。

        在這一項目大潮中,阿里云、騰訊云、華為云等PaaS層公有云廠商將通過技術手段賦能國資云平臺建設。政務等傳統領域要求云廠商除了交付標準的產品外,更需要躬身入局提供項目制式的服務能力,更懂業務、流程、更強調時時在線的服務能力,而非產品型的或者通用型平臺。

        華為云,無疑是政務云中最受關注的一個。

        不久前,IDC發布報告顯示,中國政務云基礎設施市場的總規模達到了270.6億元,增長高達24.03%。其中華為云在政務云市場占有率32.2%,浪潮云、紫光等廠商排名第二、三位,也高于阿里云、騰訊云等行業巨頭。

        據媒體報道,從去年12月底到今年6月,從最北邊的黑龍江,西至甘肅、陜西和四川,中至湖北,南到湖南、云南,華為三位輪值董事長徐直軍、胡厚崑、郭平輪分別進行了密集拜訪。為更好服務政府用戶,華為從2019年底進行了更為細化的架構調整,將政府業務又細分了數個組織一一對應國家部委,比如海關、水利部、工商總局等。

        實際上,華為最初就是憑借“安全”開始受到政企用戶的青睞,華為也為此制定了“上不做應用,下不碰數據,不做股權投資”的“三不”市場策略,到了2020年,這一策略又增加了“賦能應用、使能數據、做智能世界的黑土地”的“三能”。

        目前,通過華為云Stack解決方案,華為云實現了在線集中運維或本地化運維,為客戶提供云服務;面向云原生2.0,華為云基于擎天架構發布“以應用為中心”的云原生基礎設施,加速企業應用架構升級。不久前,華為云對外傳遞出一則消息,即“華為云接下來將幫助政府客戶建立從建云、上云、用云、管云的全流程體系,實現數據聚合、打通、共享,持續賦能上層應用。”

        當然,政務云的藍海并非只有華為云一家實力廠商。截至目前,浪潮云也已建成了中國最大的分布式云體系,涵蓋288個分布式云節點,基于統一的OpsCenter,實現了持續性迭代升級;服務我國245 個省市政府、2 萬個政府部門、128 萬家企業,具備16 大類 200 多種產品及 1 萬個業務場景服務能力。總體上,與華為云形成了膠著的競爭態勢。

        就在華為加速政務云布局的同時,云計算龍頭阿里云與騰訊云也在采取積極姿態。今年上半年,阿里云高層或相關負責人同期也拜訪了河南、安徽、山西、福建、云南、湖北等省及一些地市的主要領導。

        在今年5月的阿里云峰會上,阿里云智能總裁張建鋒重點強調“做好服務”大戰略,宣布為全面服務政企客戶,完成新一輪組織調整,一是設立了18個行業部門,做行業數字化創新;二是任命了16個分公司總經理,負責16個區域的本地化運營,包括與本地客戶建立連接,建立本地化生態。

        騰訊也在做類似的事情,不過與華為云親自下場不同,騰訊、阿里的做法更等同生態集成。即在固有的技術能力的基礎上,騰訊阿里選擇與合作伙伴一同進軍政務市場,如騰訊云和東華軟件之前就攜手拿下不少政府大單,再如阿里云和朗新數據攜手拿下云南大單。

        因此,在PaaS和SaaS層面的核心區方面增強投入,幾乎已經成為巨頭們的共識。利潤穩定、市場巨大,可以預測,政務云市場已經成為云計算廠商的必爭之地,強者繼續變強,弱者奮勇爭強,打硬仗已是在所難免。

        在云計算萬億級別的市場中,激烈的競爭從未止歇,5G技術的普及、車聯網、數字化等趨勢都在讓云計算發揮出更大的潛力,也吸引著更多的玩家進入與進化,但虧損依然是行業面臨的最大問題,而“生態”一詞極有可能會成為未來能否盈利并最終實現領跑的勝負手,政務云等細分市場的爭奪也將是玩家們的大考。

        只是,不確定性仍存,向前是云計算廠商的唯一出路。

        新聞搜索

        覆蓋全國各省會城市及海外城市的網速測試
        →選擇要測試的地區
        →選擇目標測試點
        亚洲乱亚洲乱妇50p